找个天使替我来爱你


更新时间: 2019-07-09

  中午时分,其他诊室的医生已陆续下班,只有慕白,每次都是最后一个离开,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没有办法,她的医术太好,待人也好,所以慕名而来的患者如潮水一般,她习惯了这种乱哄哄的热闹。

  她走到盥洗池前,一边洗手一边看镜子中的自己。某一刻,她真实察觉到了那种衰老的无力感,年华如细沙,从指缝间缓缓流出,无法掌控。

  这一年,她该有七十岁了吧。镜中人一头微卷的银发,皮肤细腻光洁,眼角处的细纹,只会为她的气质平添几分雍容,那双眼睛,流波生辉,婉眄明媚。年华虽逝,但容颜未改。

  她怎么就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每次来医院找她都会安静地坐在诊室外等待,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然后和她说上一两句话,不到五分钟,就会离开,只为看她一眼。

  慕白的工作整日匆匆茫茫,上午门诊,下午手术,那个时候她并未在意那个人,一个比她小十九岁的姑娘,慕白把她当作孩子一般看待。

  可是有一天,这个姑娘忽然不见了。多久了,十几年了吧,慕白也渐渐淡忘了,最开始,她心里还有些惦念,可是日子那么繁芜,工作、家庭,她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推敲一件事,一个患者的倾慕与离开。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慕白擦干了手说,进来吧。心里却想,难道还有病人吗?今天所有的号应该看完了啊。

  慕白看到这个姑娘的脸时,心间一动,为什么有如此熟悉而亲近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慕白的话还未说完,年轻的姑娘轻声一笑,说,不,我不看病,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年轻姑娘凝视着慕白的眼神令她有些忐忑,一种奇异而微妙的变化开始在心里生发。

  “姑娘,我们不认识吧。”慕白耐着性子和年轻姑娘说话,如果换作旁人,她肯定就果断离开了,但面对着这个年轻的女孩子,她有点犹豫与不忍。

  “你长得真好看,妈妈说得没错,你以前一定是个大美人。慕医生,你还记得孟醒吗?”年轻女孩缓缓说道。

  孟醒,就是那个喜欢在诊室外等她,和她说话撒娇,陪她走一段楼道都会觉得无比幸福的姑娘……她今天倏然想起的那个人。

  “你是孟醒的女儿?”慕白看着年轻的女孩儿,似乎明晓了那股熟悉的原因,孟醒是个娟秀清灵的姑娘,这个女孩脸上似乎留有那些痕迹。

  “我叫慕天,是孟醒的女儿……”慕天盯着慕白的眼睛,顿了顿说,“也是你的女儿……”

  慕白倏然想起,很久之前,那个丫头总喜欢说的一句话,我想有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一个女儿,长得会像你,像你一样这么漂亮,这么聪明……

  孟醒,这个名字一开始就取错了。她一生都在织梦,活在自己的梦境中,从未想着醒来。孟醒是因为一次生病而认识慕白的,慕白是为她做手术的医生,那是孟醒人生中的第一次手术。有时候孟醒想,也许自己生那场病,就是为了和慕白相遇的,是宿命的安排。

  爱情到来的时候,是没有对错的,无论爱上的那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爱就是爱。

  孟醒第一次见到慕白,当然也是在诊室里。那时,孟醒拿着一沓厚厚的病历及各种化验单报告单毫无希望地走进慕白的诊室。

  十二月午后的阳光温暖明媚,透过玻璃窗洒照进来,诊室也是暖暖的,明亮皎洁。

  慕白抬起头看走进来的孟醒,孟醒同时也在看她,好漂亮,好高傲,好清冷……慕白给孟醒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样的。

  孟醒之前极其厌恶医院,觉得这个地方怨伤之气太重,加上各种媒体的混乱报道也恨乌及乌的厌恶起了医生,这一切,都因为一个人而改变了。

  孟醒排空体内所有的污秽,如新生婴儿般的躺在手术台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粗细不一的管子,无影灯就在头顶,泛着圣洁的光晕。

  全身麻醉,是否就和死去一样,无意识,无疼痛,睁开眼时,就会是重生的另一个自己。

  孟醒麻醉前最后看到的,是慕白的眼睛,她戴着手术时的帽子口罩,只留一双眼睛在外,她说,别紧张,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孟醒的手术很成功,之后的休养时期,慕白会给她发讯息,问她恢复的情况,分享一些日常生活的照片……周末,慕白经常出差,每到一个城市,她都会和孟醒聊聊那个城市的情况,和孟醒讲一些自己的小故事……慕白的大学时代,爱情经历,父母姐妹……

  渐渐的,慕白的人生过往都成了孟醒的记忆,就如同,她与慕白一起经历过一般。

  慕白的年龄在孟醒眼中已经模糊了,孟醒有很多张慕白不同年龄段的照片,十几岁,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现在……

  喜欢她的曾经,更爱她的现在,但是这个现实的世界,却不是任何情感都可容忍。

  孟醒走进微笑天使科技公司。这家公司隐匿在C城繁华的背后,在郊区一家农场的地下迷城中。

  这个时代科技已十分发达,除了官方认可报道的那些之外,还有一些并未在大众视野中盛行,而只是在顶尖级别人群的小圈子里熟知的超时代科技。

  孟醒费尽力气才知晓有这样一家掌握着最先进科技的公司,当然费用也极其昂贵。孟醒没有那么多钱,但是这家公司对所有客户还有一个附加条款,那就是可以用其他等值东西交换。

  孟醒被工作人员引导着来到公司的会客区域,沿途所见,就和美国科幻电影中的那些画面差不多。一杯茶之后,一个戴黑框眼镜的中年女士接见了她。

  黑框眼镜说,你好,孟醒女士,我是微笑天使的工作人员,琳琅。你的要求我们已经知道,你本人的资料背景我们也已得知,公司的服务费你难以支付,所以我们拟定了另一套方案,你看一下,如果同意的话,我们就按这套方案执行。

  琳琅拿出一个银色的小圆盒,梳妆镜大小,圆盒上面有一个红色的按钮,她按下按钮,小圆盒上方便出现一张透明的屏幕,上面显示出琳琅提及的合同方案。

  琳琅笑着说,孟醒女士,你也知道你自己的要求已经是超时代了,而且还要在现实与过去的时空中穿梭,我们公司要求你付出的这些,其实不能够完全支付一切的费用。不过我公司的时空器也尚在实验阶段,有人愿意亲身尝试对我公司的研究也很有帮助,所以才拟定出这套方案。你自己想清楚,看你最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琳琅将银色的小盒子推到孟醒面前,“食指用力按压,你的指纹会留在上面,你的一切信息也会留下。”

  慕白早早来到学校报道,如今,她终于成了一名医科生。她从小就想做医生,救死扶伤,济世苍生,想想自己以后成为医生的样子,慕白不禁笑了起来。

  女生宿舍是六人一间,慕白的床号是下铺,她铺好了床,坐在床边喝汽水。窗外林荫茂密,偶尔听到几声蝉鸣。

  十八岁的慕白绝对是个美人,身材娇小玲珑,一头乌黑顺滑的齐腰长发编成两股麻花辫垂在脖颈两侧,皮肤光洁细致如瓷器。

  她望着窗外出神,并未察觉一个女孩走进宿舍。“你是慕白,吃根冰棍吧!”一根马迭尔冰棍递到慕白眼前。慕白看着眼前的姑娘,十分清灵文静,袅袅娉婷。姑娘似乎看懂了慕白询问的眼神,她说,我叫荀沐,是你的上铺。

  荀沐很用力地凝视着慕白,上下打量着,那个眼神似乎是要把慕白刻进骨头里。“我有什么好看的?”慕白略感尴尬。可她再看荀沐时,发现她的眼睛中已经开始浮现出亮晶晶的东西。

  “你怎么了?”慕白觉得这个室友很奇怪。荀沐一言不发,忽然抱住了她。慕白想推开她,可是手中还握着冰棍儿,只能心里暗想,这个人不会精神有问题吧,转念一想不可能,如果精神有问题,学校不会录取的。

  每天早上,荀沐会替慕白晾好一杯热开水,每天晚上,也会为她打好一壶热水,为她去邮局寄信取信……慕白参加学校运动会的时候,荀沐会给她加油助威,慕白参加短跑比赛时,荀沐会给她拿鞋子……

  慕白开始喜欢这个性格有点古怪的姑娘,荀沐似乎和这个时代不相匹合,她说的话,讲的事都令慕白惊讶。

  荀沐有一个蓝色的播放器,长条橡皮大小,里面存贮了一些慕白从未听过的歌曲,很好听。有时候晚上熄了灯,荀沐和慕白会挤在一张小床上听歌,荀沐很喜欢一首歌,《天使的翅膀》,“……相信你还在这里,从不曾离去,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若生命直到这里,从此没有我,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慕白对人类生殖学十分痴迷,数年后,她成了国内著名生殖学专家,解决了许多许多家庭的不孕问题,大家都称她为“送子观音”。

  荀沐总给她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除了精子和卵子之外,卵子和卵子结合也可以成功得培育出胚胎。荀沐还给她看了一本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杂志,那杂志中的许多文章对此都有很详细的介绍。

  荀沐会似有似无地问慕白,你相信吗?有一天一个卵子和卵子结合的婴儿会降生到这个世界上,聪明又漂亮。

  慕白说,我不知道自己的寿命能不能等到那一天,那个时候科技如此发达,我应该已经不存在了吧。

  很多时候,慕白都看不懂荀沐的眼神,她总觉得荀沐的眼神中藏着很多东西,她无力解读的东西,她想问,却不知该从何问起。

  荀沐是突然消失的,慕白不会知道。因为荀沐离开的那一刻起,慕白就会自动遗忘关于两人所有的记忆。

  微笑天使公司的取卵器十分先进,荀沐算好哪几天是慕白的排卵期,她用取卵器在慕白的卵巢处轻轻一点,慕白健康活泼的卵子便已取出。荀沐轻抚着慕白的脸,熟睡中的慕白纯洁安静,这张慕白十八岁的脸,再看到时,就是很多年后,慕白发给她的照片了。

  慕天打开房门,慕白第一次走进孟醒的家。很小的房子,但干净整洁,小客厅的玻璃橱窗里摆满了小玩意,日本的蒙奇奇,香奈儿空的香水瓶,考拉的笔筒,和服娃娃的钥匙链……

  慕天随着慕白的眼神望去,“这些都是妈妈珍爱的东西,是你送给她的,她一直珍藏着。妈妈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和她说说话吧。”

  慕白看着灵动的慕天,早已发现,慕天的那双眼睛,分明就和自己一模一样,所以才会这般熟悉。

  慕天按下墙壁上的一个按钮,整个房子的光线黯淡下来,四面落下光屏,光屏发出的光线对交,光合的孟醒出现。

  孟醒第一眼就看到了慕白,她楞了一下,继而捂住嘴,仿佛是要制止自己的哽咽,“你,你的头发怎么都白了,你不是喜欢染头发的么?紫色棕色都行……”

  “我早就死了,天儿出生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只不过是要留着这具光合身躯,等着天儿长到十六岁,微笑天使公司允许的时限是十六年,时间马上到了,我要烟消云散了。”

  “你值得吗?”慕白看着容颜未改的孟醒,惨然问道。十六年,慕白家庭美满,儿孙满堂,事业平顺……她根本不知道,十六年里,有人在过着一种非人的生活。

  微笑天使公司用孟醒和慕白的卵子成功培育出了一个人类女孩儿的胚胎。而孟醒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余生所有的生命气息,因为那些生命气息可以被微笑天使公司提炼,留给寿元将近的人延寿。孟醒希望看着自己的女儿长大,所以微笑天使用科技再创了一具光合身躯,将孟醒生前所有的记忆思想移植到一块芯片里。启动芯片的程序,可以开启孟醒的光合身躯,以这样的方式,孟醒陪在慕天身边十六年,可这光合身躯的寿命也只有十六年。

  “你喜欢我们的女儿吗?我说过,要生一个女儿的嘛,长得像你,聪明又美丽,要读医学博士……”

  “天儿考上了剑桥,很快要去医学院读书了,你也去剑桥访学过,天儿好厉害,是不是,很像你……”

  孟醒说话间光影变幻,她的语气、表情和十六年前一模一样,那样的和慕白撒娇,粘着慕白的小虫子……

  慕白忽然想,这是不是其实只是一个梦啊,自己是不是老糊涂了。她拧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会疼,这不是梦,是真的。

  慕白面对着光影交错的孟醒不知道该说什么,以前也是这样,孟醒在她身旁喋喋不休地说话,她只是听着。

  孟醒的光团越来越弱,声音也越来越小,慕白的心倏地疼了起来……孟醒看到了慕白的表情,“你不要为我难过,我很开心,有了我们的女儿,那么像你的一个女儿……”

  “能看到你为我而哭,真好……”孟醒附下身亲吻慕白的脸颊,“记得吗?有一次在医院的电梯里,我也这样吻过你……”

  慕天身后是国际安检通道,她抱了抱慕白说“妈妈,你回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等我读完医学博士就回来了,很快的,你等我。”

  她打开慕天留给她的文件袋,里面是一个老旧的笔记本和一个蓝色的播放器。笔记本是孟醒的日记,写满了所有1982年夏天在H医科大学的故事。

  慕白走出机场,抬头看天,白云流转,蓝天漾波,她好像又看到了那个丫头,喜欢粘着自己和自己撒娇的丫头,孟醒,她正在云端里,看着自己,微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最快开奖现场结果